Ridiculous.

属于北杉个人逼逼的小空间。

想看那种看了以后眼泪哗哗的流的文章!!就是让人感同身受到痛苦的那种,眼泪稀里哗啦的流,我好想稀里哗啦的流一次眼泪再。

只有生理期之前我才会变得像个“女人”一点
有些时候反复的情绪,躲着看东西然后稀里哗啦的流眼泪
哭一哭也就过去了 我只想哭一哭来面对更多的难过。
哎,女人男人都可以哭一哭,都可以情绪反复,不能难过才是最痛苦的。只能往肚子里咽的泪珠子,在生气的时候也会忍不住掉出来
老师说我有冷漠犀利的文笔,天知道我在几年以前也是用清甜的文笔写出欢喜的人啊。为什么会变得冷漠犀利呢?大概是因为成长。
总感觉现在的思绪总是碎片的,努力的拼成完整的话,总是力不从心。我想写那种让人看完以后心里有点悲伤但是却会告诉自己“这是生活”,而不是一种虚幻的悲剧,那是一种带有美学色彩的艺术,而我想写的,是生活,是人生,是用我十几岁的眼睛来观察到...

十万分喜欢温柔受啊!!!!!!
有点小聪明就更好了,温柔的聪敏的人难道不是十分想让人把他♂哭吗【危险发言】
傲娇攻也迷之好吃!!
因为喜欢傲娇攻所以总是和别人逆cp的痛【。】
喜欢看会照顾人的受,太喜欢了,觉得这样的温柔的人总是想让人好好宠宠他给他买好吃的好玩的养起来这样子
那样为什么会吃my呢【陷入沉思】

即将十八岁的我今天也很迷茫呢
不被自己喜欢的身材
复读生到来以后未知的成绩
有点焦虑,又有点兴奋
即将成年的巨大新鲜感和恐惧感总是在我百无聊赖的时候包围我
今天也没有成为一个优秀的成年人的觉悟

点评BE或者HE的标准不应该是最后两个人是否在一起,而是剧情的本身。
如果两个人彼此折磨两相生厌即使人前光鲜也是悲剧,但是如果和平分手心存感念反而是一种释然。
我很讨厌用两个人是否在一起来作为HE和BE来作为结局评判的标准。而是读者在阅读后,感受到的感情与否来断绝。
真的不知道到底什么是标准。在你看来三观扭曲让人头皮发麻的东西一群人喊着甜甜甜糖糖糖,但是分明水到渠成的剧情分明只是一种平凡的生活感,就有人跑出来说刀刀刀太太是魔鬼吗。难道我们的标准已经只是用浅薄的“爱情”来评判我们的故事了吗?那么我们的故事又与琼瑶剧有什么区别?
一个好的故事是单薄的剧情无法支撑的。真正好的故事,是一幅生活的绘卷。作者用激...

1

看见远处的阴山想要一步一步的走过去。天气好的时候它特别巨大的耸立在那里,让人真想走过去看看。我想起来它在冬日里总是化不开的半山腰的积雪,云厚厚的堆在上面,是一顶白色的礼帽。
想逃课坐两个多小时的车去黄河大桥上站着。看着已经携带了大量泥沙的大江向着我的故乡奔去……可以在萧瑟的冬日里哭一场,然后再坐两个小时的车回来上晚修。
我也很喜欢巨大的东西,目前的愿望是站在阴山脚下,大约是国道边,看着车从我旁边呼呼的跑过去,荒凉的地面上只有开裂的痕迹。我可以坐下来,长久的坐在这片在冬日里萧索的土地上,看着半山腰上的积雪,直到落日的余晖将我来时的路孤独的吞没。

1

跟同学讨论童年,能回忆起来的只有快乐,即使贫穷也好出生就含着金钥匙也好。小孩子的童年总是快乐,和泥巴也快乐,玩游戏机也快乐,读好多书也快乐。可能小孩子的好就是可以随随便便的高兴,不会有边缘的成绩和暧昧不清的各种关系。我还想三四岁,一个人躲在小角落里自己想象玩耍,那是我为数不多的浸淫在自己的乐园里的时刻,那是我保留自己的白色世界的唯一契机。

想要改变时代太难了,但是适应很简单。
可是适应也好难啊。我不想活的这么伟大,我真想做一辈子自己。
人们说学习为了金钱,一堆人跟你讲不就是这样?我不敢说这种价值观如何,我能接受,但我不会这样做。你们说的赚大钱,我也可以听进去。我并不想在这些无关紧要的事情上跟别人抬杠。这样的话,他们能感觉到的不是你的正气,而是虚伪。
我真想像她一样啊。能够把自己的讨厌一股脑的表达出来,无论价值观正确与否,我就是要大声的说,没有后果的讲究。这可能才是十七岁,这可能才是少年。
我也想这样。把我讨人厌的价值观摆出来,让所有人都知道“北杉这个人三观扭曲不应该活着”,让他们戳着我的脊梁骨骂我,把我当成疯子一样。我真想这样。
但是我又...

……人总是会讨厌做了与自己相仿的事情,或者是做了自己不敢做的事情的人。
午睡的时间总是因为自己的胡思乱想,以及冗长的数学题而一再压缩。总是不知道是醒或陷入昏迷式的沉睡,有时候甚至会听到自己的呼吸声,然后清醒过来。
为什么有些人愿意跟我走的很近呢。是想把我当成动物一样观察,还是真的觉得我这个人很酷。我更倾向于前者。我恐惧别人的关注,却又固执的认为没有了别人的喜欢关注我会活不下去。
我讨厌肆无忌惮,我又不可避免的向往自由。还要给自己加一个合理的解释:我只是向往自由的法制。真是冠冕堂皇的时候理由。分明像中二病没有褪去一样狂热的喜欢反乌托邦的游戏,却又告诉自己,我只是向往法制。
多么矛盾又幼稚的女性。
我可以独...

Be Used to Doing Something(1)

00.
      「我也好想像她那样。」
        这句话在赵妍的心中无数次的盘旋而过,每每她闻到女人脸上的胭脂香,或是我看到她们飘扬在秋风里的长发。她只能揪住自己学生头的发尖,在手上缠绕几圈之后就摸到了发根。
        两年前她很勉强的考上市重点,在之后的时间里,无论是多少次大大小小的考试,她都是有惊无险的中游。老师们偶尔的想起这个名字,几番考虑也觉得再怎么谈话都是徒有其表,最终就选择了置之不理。...

1
 
1 / 2

© Ridiculous. | Powered by LOFTER